聚焦 >与母亲和解——萨提亚L1学习感想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林文采分享”,常常带给你感动的真实学习成长故事,和满满的林文采原创萨提亚模式心理学干货。



小编注】这篇文章是林文采博士的学员白狐的原创心得分享,经同意分享在林文采分享微信公众平台。下面是原文,内容未做任何修改,仅为方便阅读进行了格式排版。配图来自网络。


历时13个月,15天的萨提亚L1结束了,心中有不舍,但更多的是圆满和喜悦。

在萨提亚一阶段之前,我跟着恩师陈青校长学习浸泡了3年,其中2年是以助教的方式陪伴学习。

我还记得2018年10月第一次走进课堂时的焦虑,从未舒缓的眉头紧皱,抓住一切机会问问题,而所有的问题都是孩子、老公、家人,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受害者。

到了2019年6月高级班结业时,我依然还在焦虑孩子的问题,焦虑先生和老大之间的关系问题。最后一堂课,陈青校长送给我一句话:你现在最重要的功课,是无条件接纳自己。

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对自己做无条件接纳的功课,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功课持久不能完成的背后,在于我不能接纳我童年的创伤,不能接纳母亲,不能与原生家庭和解。

在老师的推荐下,我抱着与母亲和解的议题走进了林文采萨提亚专业课的课堂。



在一阶段关于原生家庭的学习中,我整整流了五天眼泪,每天中午和晚上,就像被抽干一样,疲惫不堪,瘫软在床。我知道,这些泪,不仅仅是为案主,更多的是为我自己而流,为曾经类似的经历和伤痛,也为正在疗愈的创伤,和即将被包扎的伤口。

当林老师说,每个父母都是尽其所能的去做,即使是遗弃孩子的父母也是。这句话很大程度疗愈了我对父母的怨。父母认知有限,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能够把我们姐妹养活已然不易,他们无法想到我是敏感细腻的孩子,我会被他们“不会爱”、“为你好”的种种言语伤的那么深。

在一阶段之前,我对自己童年时常割腕自残的行为是不接纳的,偶尔想起我会心头涌起对自己曾经不珍重自己的生命,让父母为自己担心而怨恨自责,而经历痛苦时又对自己当年因恐惧害怕而没有自杀成功而生出怨恨。

因为对这部分经历的不接纳,我时常处在怨恨自己和自责内疚的情绪中,在自己不断对怨恨和内疚赋能下,这股情绪能量越来越强,身体也早已习惯,这让我在面对女儿时,最常见的情绪就是怨恨(恨自己不能做一个不给孩子造成伤害的母亲)和内疚(因为无法控制的会去伤害孩子,又陷入无休止的内疚自责),以及担心和恐惧(总是不自觉地投射原生家庭养育我的模式,自己不接纳这部分,想做却又做不到理想的母亲,因而陷入恐惧无法自拔)。

为了避免再次经历那种痛,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将这部分记忆层层包裹放在了潜意识最深处,我很少能够回忆起完整的小时候的自残画面。

我记得在一阶段第4天早上答疑时,我问林老师“我小时候时常会割手腕自残......”林老师这样回答:你的负面情绪满了,一松一紧时身体细胞可以释放情绪压力,所以你会阶段性通过这种方式缓解情绪压力。

听到林老师干脆利落的回答,我先是蒙掉了,随后泪流满面。原来我不是不珍爱自己的生命,原来是因为我的情绪满了,一个8、9、10岁从未被教导过如何情绪管理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办,太难受了,身体选择了一个智慧的方式,通过割手腕、撞头、掐脖子这样一松一紧的方式来释放情绪压力。

林老师的语言有强大的魔力,一阶后,我接纳了童年那个时常割腕自残的小女孩,以前童年模糊片段的画面,也逐渐清晰完整起来。



一阶段后,我曾经想和母亲通过了解母亲的原生家庭来和解,母亲内在似乎也有这份期待,但是我多次鼓起勇气,却不知道什么阻隔了我,我没法迈出这一步。而且,在身体的接触上,我依然无法和母亲有亲密的拥抱、挽手这些动作。我知道还有东西阻碍着我们,但是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今年初,我把和母亲和解这个议题作为今年最重要的一个期待和目标给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也一定可以。直到3月初母亲被突然诊断为晚期肺癌伴全身和颅脑广泛转移,被告知生命只剩下2个月。看着母亲的病情急剧恶化,一度病危,恐惧、绝望、悔恨、内疚......时时包裹着我,尤其是意识到我此生无法与母亲和解,无法让母亲安然离开这个世界,以及我将带着这份遗憾、内疚和悔恨度过余生的恐惧紧紧地拽着我,让我那段日子度秒如年。

母亲病危的日子,我曾发愿,我与母亲和解的心愿还未达成,请求给我一线机会,让我在此生与母亲真正的和解。感谢我的母亲,她像是听到我内心的呼唤,从ICU奇迹重生,她创造了医学奇迹,坚强的撑到现在。她也像是在等待,等待与我和解,等待我的拥抱,等待我说:妈妈谢谢你,妈妈我爱你,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直到二阶段,二阶段的冰山是我熟悉的部分,从2018年10月初画冰山回忆起冲突的场景哭得不能自己,到1年后再讲起这些场景我的平和稳定,我知道那50个冰山让我看见了父母、先生与孩子,也让我与他们近年来的冲突和解了。

后来的1年多,我没有用笔记录冰山,而是带着觉察,时常在心里过一下冰山,我发现自己的情绪越来越稳定。尤其是因为冰山让我看见了家人和自己的期待和渴望,我不断的觉察自己,给自己补心理营养,也坚持和家人补心理营养。我看到了内在越来越稳定和绽放的自己,以及越来越和谐的家庭关系。

二阶段时,当林老师讲“羞耻感和内疚感会伤害一个人的灵魂,甚至会让他想要自杀”,这让我再次触动,因为童年的我无时无刻不被这两种感受包裹。我为自己40年低迷的生命力找到了答案,我释然了。我的身体逐渐打开,越来越多的画面浮现出来,我开始想要去疗愈我的羞耻和内疚感。也开始不去对过去对孩子造成的伤害内疚自责,因为我已经尽我所能去做,因为我相信这部分也会变成她成长的资源,我放下了。

当林老师讲到完美主义与精益求精的区别,我又为自己曾经的身心疲惫找到了答案——永远没有尽头的完美主义。那个努力想去通过结果、通过成绩去证明自己,让别人认可自己的孩子,她如今可以说,我只需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只是为了让我活出更好的自己,这份更好是为了自己生命的绽放,而无关他人的评价和认可。如林老师说,当你看见和接纳自己的感受,更多的感受就会出来。

从二阶段开始,我发现我的感受更加敏感了,一些身体细微的感受也会被我捕捉到。当我跟随老师的指引,将这些细微的感受也通过冰山的方式呈现出来,我发现我的身体也变得敏感了,我开始与身体有了真正的联结。而当我关注到身体的感受,我发现我不再那么紧张和紧绷了。



三阶段开始时,我问自己,我能不能改变这么多年学习时记笔记,事后反思总结的习惯,把头脑和逻辑思维放下,用身体去感受,去体验。当我看到了自己记录笔记和反思总结背后的恐惧,我决定把这份恐惧慢慢放下。当决定把这份恐惧慢慢放下,我的身体也逐渐放松了。

一切就像冥冥中的安排,也许因缘和合,也许时机到了,没计划做案主的我,第一天在家人的助力下做了案主,助教事后告诉我,她看到了我身体的信号:我准备好了,你来吧!我是幸运的,家人们为我提供了足够安全的场域,专业细腻敏感的助教,几句话就打开了我尘封的记忆大门,让我很快就与潜意识连接上。前面3次我的超理智不时跳脱出来,但是很快被敏感的助教捕捉到,我逐渐卸下了全部的防备,完全跟随助教的指引。

当内在那个8、9岁,躲在房间里哭泣割手腕的小女孩被看见了,她被接纳,被温暖的拥抱,她感受到了爱,她不再哭泣和感到孤独。在原生家庭雕塑中,那些曾经不敢不能不想对母亲说出的话,这么多年压抑的感受,倾泻而出,看着母亲眼含泪水,满脸慈爱,不发一言,我感受到被深深的接纳和爱。

当我以母亲的角色对曾经的自己表达爱,我看到了我的母亲是多么努力的爱我,多么努力的想表达和证明她对我的爱,多么希望看到我确认收到这份爱。那个以为不被爱,以为不配被爱的内在小孩,她被爱包裹,内在充盈了爱的力量。

那个长大后成年的自己,知道自己一直被母亲爱着,终于拿起电话,和母亲如一的表达爱和思念,心里满是温暖和感动。那个成年的自己,也终于第一次,关照到身体的感受(无以伦比的软绵、无力),尊重、接纳和允许它去释放、去调整、去恢复。

如果说一阶段让我与母亲“为你好”、“不会爱”的种种言语和解,三阶段当我把多年对母亲压抑的情绪,把那些埋怨、恐惧倾泻而出时,我也与压在心头几十年的两句话“要不是为了你我就死了一百回了”“要不是你我早就不和你爸过了”和解了。

而神奇的是,当个案中童年害怕母亲离开我,害怕母亲不爱我的恐惧情绪被宣泄后,我的恐惧被看见,我就不再那么恐惧放空自己,放下头脑和逻辑去学习了。我知道即使我只是带着身体和感受去浸泡课堂,不管身体能吸收多少,它都是被接纳的。随后几天的学习,我全然放下头脑,不刻意去记忆,不刻意去回顾,只用身体和感受去学习,带去的电脑也基本是放着,课堂上因为身体的疲乏时常在打瞌睡,但课堂的内容并非都未在身体留下痕迹。和大家聊起课堂感受时,我也能侃侃而谈。

以往我在做个案或展示时会习惯性的提前准备,会异常紧张,会记忆流程要点,在现场时说前一句想后一句,结果容易给人压迫的感觉。在这次小组的个案中,当我放下恐惧,准备无条件接纳自己,当我放下头脑,用心去跟随案主时,我发现即使我有丝微紧张,它因为被看见和接纳,就和我的身体和谐相处了。而且因为全然的沉浸和跟随,与潜意识联结,我能够很好的关注对方的感受和卡点,能够很流畅的完成个案。个案完成后,案主也有很好的回馈。而一旦当我上头,就与案主失去了心与心的联结,咨询留存于形式和表面。

这几次的个案体验让我有了很深的体悟和觉察,一是我可以相信自己的潜意识,我可以相信自己;二是我可以看见我的恐惧,疗愈我的恐惧;三是我有能力从困难或问题中觉察、学习、成长。这份觉察让我兴奋和欣喜。



三阶段的课程结束,对我而言是不舍的,林老师的慈悲智慧、助教的细腻敏感、小组家庭的接纳包容,让我一点点打开,疗愈,一步步成长,我喜欢这样的课堂氛围。但同时对我而言也是圆满的,因为我找到了无条件接纳自己的答案,因为我打开了与母亲和解的心结,因为当曾经不被接纳的童年创伤或经历被接纳,当黑色的画面一帧一帧连接在一起,童年那些快乐的画面也一帧一帧的浮现,连接,定格在脑海中,有关童年记忆的画面逐渐完整了。而我自己,也收回了属于自己的生命力量。

三阶段的课程带给我更多的还有喜悦,做咨询师的视角体验,让我对自己,对他人有更多觉察的面向和角度,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倾听和共情;知道怎么做到三个不做只做一个;知道了当对方在不同应对姿态时我如何快速与他联结;知道了当冲突时我可以如何通过冰山的看见去说点什么,做点什么;知道了把句号变成问号,把告诉、讲道理变成你是怎么想的,不是试图去控制,而是基于尊重和接纳的,你是这么想的,我和你有不同看法,但是你可以自己选择,你有能力自己承担责任;更是知道了,真正的关系之道、养育之道、夫妻相处之道,不在于只是针对每个问题/现象去广泛寻求解决方案(术只占15%,而且只是寻求术会让我们的烦恼永无止境),而是大道至简、道法自然,拥有了两大核心,一是关系,二是看见资源(所有的行为/人都是有道理的,没有对错,没有黑白,没有二元对立)。

三阶段课程带给我的喜悦,还有我找到了身心合一,做到一致性的路径——坚持画冰山,我会把这份体察带到生活中,让冰山帮助我成为一致性的人,成为身心灵合一的人。

三阶段的课程已经结束40小时,我的脑海中始终回响着几个声音:勇气和爱;我可以相信自己,我可以穿越困难;我就是这样的人。

此刻,当我内心充盈着圆满和喜悦时,也充满着感动。我要感谢我的恩师陈青,是她带我走上成长之路,一点点带我看见自己,,疗愈自己,让我拥有了越来越和谐幸福的家庭生活,越来越稳定的自己。还有我身边一群美丽大爱的姐妹们,一路同修共进,滋养扶持我。我要感谢慈悲林文采老师,感谢智慧萨提亚的课堂,感谢有爱助教和家人们,彼此照见,尊重、信任、接纳和包容,给了我更深的疗愈和滋养。

尤其三阶段第一天的个案,全然的情绪的释放,打开了我与母亲和解的大门,也提供了我与我对母亲的愧疚和解的钥匙,更是让我看到了全然无条件接纳自己,无论是过去还是当下的路径。



我要感谢我的母亲,她直面死亡恐惧后重生的力量让我敬佩,她转念后新的生活态度让我看到了更多可能。我要感谢我的先生和大女儿,先生的允许和成全,让我得以走上成长之路,凤凰涅槃;大女儿的敏感与细腻,让我得以时时回看自己,觉察自己,直视内在的恐惧。我要感谢我的父亲,母亲病后,他将后悔自责愧疚转化为爱和关怀的力量,无微不至的照顾母亲的生活,他陪伴母亲的每一天,都成了母亲一生中最幸福美好的回忆。感谢我的姐姐,无私无畏的大爱和包容,滋养了我几十年的生命,她对母亲细致入微的关照,让我得以安然修身修行修心。我还要感谢自己。感谢对真善美的追求,内在爱和善的种子,让我能够走出黑暗,一点点点燃生命,再用自己的光亮,去分享和照亮他人。感谢自己直面创伤、直面恐惧的勇气,让自己一路成长,一路疗愈。

最后,我想和过去的自己说,因为爱未能唤醒我,生命就用痛苦来唤醒我;因为痛苦未能唤醒我,生命就用失去来唤醒我。是的,过往的一切,无论是苦、忧、悲、痛、抑、愤,都是在唤醒我,过往所有一切喜怒哀乐之帧帧画面,都成为了我最美好的回忆,也成就了现在有爱有勇气的我,安宁平和的我。

致敬生命!                                 


  



-END-

【本文编辑:苏 玲】





  • 林文采博士与王剑飞老师最新录制,请点击下面二维码直接购买:

  • 林文采博士亲自主讲的视频课,请点击下面二维码直接购买:



  • 林文采博士《心理营养育儿(音频)课》购买链接



  • 如果你想要学习更多关于心理营养,可以购买林文采博士著作《心理营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