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读《失去灵魂的卓越》有感


作者为这本书加了一个副标题,即哈佛是如何忘记教育宗旨的。哈佛无疑是“卓越”的,作为闻名遐迩的世界名校之一,长居世界名校排行榜前十名每年都吸引着大批优秀的学生前往求学。但是,这所谓的“卓越”只有在拥有灵魂之后才得以成为真正的卓越,而这灵魂便是教育的宗旨。

那么,教育的宗旨是什么?以刘易斯的话说,“本科教育的基本任务是帮助十几岁的人成长为二十几岁的人”。这个“成长”,包括了学生良好人格的养成学识智慧的获得、未来方向的探索、对自我及生活意义的认识以及目标和责任感的形成等等。教育的宗旨是培养人,而作为教师,真正落实到实际中,便是将学生培养成一个直正的人,让他们拥有更多经历时间打磨之后仍能留下来的东西。但是作为卓越大学之一的哈佛却在自身的发展中渐渐失去自己的灵魂,渐渐忘记大学的使命。教育改革与初衷有违本应是为适应社会和文化发展的需要而进行的改革,最终却成为尽可能满足学生和教授要求的工具;作为一种教有于段的评分制度,变得因人而异,是导致“分数贬值”的现象:学校作为育人的环境,也未能有效地承扣起所应有的责任,校园案件难以得到妥善解决。哈佛尚且如此,更遑论较为平凡的学校。虽然人才不一定是在学校中成就的,但学校肯定是其成才过程中尤为重要的一环。

我想我们的孩子在未来,包括我们每个人曾经独立走向和融入社会的过程,似乎也是一种更卑微、更艰难的体验。这本书中,在我看后,感觉最核心的其实是在谈“关系”,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关系、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学生和家长的关系、男生和女生的关系、高年级的学生和低年级学生的关系,以及年轻教师和资深老师的关系。而这又跟学生在这里学什么,为学生提供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去共同塑造什么,有非常大的因果联系。


第一,关于自我的认知。书中给我比较深刻印象的是,学生在这里学了什么?答案是:在学科之外,去获得对自我定位的理解、对自我的认知,以及让他们学会生活、学会和人与环境相处。

第二,关于陪伴和影响。这本书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也是中国正在倡导的关于未来学校理念中的师生的关系。我们学校有许多留守的孩子,他们离开父母在寄宿人家群体生活,更多的时间是跟老师用一种像朋友的方式泡在一起。此时,老师的关注和评价,并不再仅仅围绕学生对于学业和学科的精力分配,更多深入到了与学生的生活相关、心理相关等等多方面。

第三,关于生活。我们学校的孩子在共同学习的班级中,呈现的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社区。在这个社区当中有各种各样真实的生活体验。学校一定不是被一堵围墙圈在固定的空间中,一定要跟所在的社区、所在的城市融合。让孩子在真正的社区生活中,以独立的个体去迎接学习与未来生活。

其次,我认为学习的力量存在于每个人的灵魂深处。按照柏拉图的看法,知识早已在人的心中,困难的是找到释放知识的途径。“学习的力量存在于每个人的灵魂深处”,而教育就是把这种力量引导出来。那么用什么去引导?应该是让他们看到、听到、触摸到、感受到、体验到和思考到的东西,这些东西将成为他们生命中的原料和能量,持续不断地给他们前进的动力和方向。如今的社会,获得知识变得如此容易和快捷,知识不再是精英们得以独霸的领域,人们越来越不可能利用信息来排斥他人,思维习惯和思维品质的培养就特别重要。人是观念的奴仆,观念来源于思维,而思维来源于课程。如柏拉图的话:“一个人最初受教育的方向决定了他的未来”。教师是学生学习的引导者,那么何为引导?我们要做的不是“你知道什么”,而是“你如何知道”。事实上,我们常常低估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其低幼化和平庸化倾向十分严重,令人侧目。关于传统教育体制下的语文学科课程,我曾与许多老师们交流:如今倡导启发式教学,而孩子却“干启不发”,或者干脆不吱声,那么我们为了教学的正常进行要如何既启发到学生,又能确保教学进度的正常进行呢?现在我有了些许的启示,这个时间还不如放手让孩子们去自由地思考和自由地发散。正如书中描述“人文学科的老师优先培养的是针对课堂内容的激烈讨论、学术研究和批判性阅读与推理的技能。学生的写作跨越不同风格,比如分析性论文、个人陈述、艺术诠释和创造性作品。”

中国的教育,同哈佛一样,需要学校、老师以及学生的通力配合,才能逐渐走上正轨,才能造就更多的人才,充实各个领域的上层世界,使中国的发展长盛不衰。这是所有学校都应该承担的任务,也是所有的教师和家长以及社会都必须承担的任务。虽然造就人才之路任重而道远,但中国的学校亦需往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