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老家巢湖记_有感(五十七)

老家巢湖记_有感(五十七)
       我决定到学校去。
       一个人老是待在家里,四周很寂寞,书翻不了几页,电视频道不停的转换,阳台外学校的各种活动和青春的声音不时传来,我已经十天没有到校了。我似乎很陌生,也有些胆怯了。我感觉自己似乎有一个月一学期没有到校了。是的,厌见者不见,也是一种安慰。
      我还不能走进课堂,面对学生,虽然医院给不了准确的说法,我也不能随意的进入班级,万一我有传染性,那就真的害了学生,甭管你安的什么好心。
       我想念课堂,这是我上次脱产培训三个月之后最长的离开课堂的日子。不做教师你不一定知道,在课堂老师才是老师,师生才是师生,课堂上的很多乐趣不是所有老师都能感受到的。青春期的孩子有不少问题,然而你换个视角去看,换个思维去对待,也许你的代入法,你的移情作用会有意想不到的结局。这就是可爱的孩子们能带给你丰富多彩的人生体验。这辈子做老师,做平平淡淡的老师,不让名利缠身,不让杂务束缚,也还是不错的人生选择。
      我惦记着办公室里那棵陪伴我十多年的树。我愿意称呼她是树,而不愿叫做盆景。盆景按照龚自珍《病梅馆记》的说法是以奇以曲为美的,需要把健全的植物变成病态的,需要刀砍斧削的。越是有造型,越是有奇特,越能吸引人,越能卖个好价钱。我的那棵树,从买来之后就没有修剪过,不讲究造型,不考虑外表,不哗众取宠,不特立独行。只考虑活着,而且是恣意的活着。依据她的天性,想怎么生长就怎么生长,你旁逸斜出也好,你枝丫横生也好,你张牙舞爪也好,只要你活着,只要你旺盛,只要你快活。
       这棵树整整十个年头了。原来想着,我这样连我自己都养不活自己的人,又怎么能养一棵十年的树呢?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让她缺水。我时刻惦记着这件事,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我唯一做的可以照顾她的就是不忘浇水。在我的穷养下,她到不嫌弃我,也不舍我而去。不知不觉中,她高了,粗了,大了。她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正好碰见一个穷家。如果进入会呵护会照顾的家庭,结局会怎么样呢?我不去想,一棵普通的植物盆景养了十年依然枝繁叶茂,这于我是少听到的。在我最艰难的那二年,我经常坐在办公室,呆呆的望着那棵树。她不言不语,我却能从中感受到关心与陪伴,她无声无息,我却能从中感受到力量和坚强。不知不觉我的心安静下来,我的精神平稳下来。我专门为她写了一篇小文字,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树伴》,她确实是我很好的陪伴。现在我似乎又来到一个找不到方向的十字路口,我在痛苦中纠结,我在纠结中失望,我在失望中祈祷,我在祈祷中盼望微光。也许这棵树在这个时候依然会给我安慰。她就是生活的智者,虽然没有言语,却早就洞悉我的一切。她这么多天就在等我,等我回来凝视的目光。我只在遇到困境的时候想到了你,可你依然静默无语,我知道我的回归你内心狂喜。你身上那几片枯黄的叶子在向我传递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四季更迭,物转星移,有新生的翠绿,就一定有谢幕的枯黄。这翠绿和枯黄,既是历史的结论,也是现实的启迪。我知道,我回来了,这棵树打心底里高兴,她也有我这个伴了。人与人,人与物,人与树是可以成为很好的伴的,只要你愿意平等,这棵树就是我另外的依靠。
办公室里熟悉的面孔,工作的状态,有条不紊的计划能够看得出,这一群人爱生活爱工作爱教育爱学生。我很满意的坐下,享受着熟悉的声音。
       我按照来时的计划,完成了几件事情,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四点半了。那个我熟悉和热爱的运动场似乎在深情的呼唤。老朋友一别一月,还是相聚和回归的时候了。
       到了球场换好衣服,我看到热情洋溢的脸,我看到灵巧奔跑的形,我听到击球清脆悦耳的声,我捕捉到娴熟技艺的美,我领略运动健康的快乐。
       我似乎忘记了怎么打球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真是至理名言,生疏了,再好的技艺也需要恢复。很好,我们凑齐了四人,开始了切磋技艺切磋笑容的友谊残酷赛。在流淌的汗水中,在笑声穿越的回响中,在互相调侃的言谈中,一个多小时不知不觉结束了。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另一个隐藏的自己,球场上我感觉自己很健康。那我一定很健康,我相信。
      浴室突然爆灯,我们在瞎灯黑火中快乐的洗了一个摸黑的澡,特别有意思。
      穿戴好,提着运动包,推开浴室的门,室外灯火通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