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原创】数据看二创:一本经济账 一本法律账





作者:周荧屏  知产财经全媒体

摘要:究其根本,影视二创短视频中所体现的二创作者自身的独创性,始终建立在原创影视作品的独创性基础之上;若二创市场的版权秩序无法得以整顿,进而遏阻原创作者的创作热情与动力,所谓的影视二创也终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回顾2021年以来各大网络平台之间的交锋摩擦,争议话题最多、舆论声量最大、参与范围最广的无疑是所谓“长短视频之争”。以抖音、快手等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新势力自崛起以来,便给以爱奇艺、腾讯、优酷、芒果TV等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阵营带来了巨大冲击,但双方间的矛盾冲突似乎从未像今天这般不可调和。
 
今年4月,“爱优腾芒”等主流长视频平台联合多家影视公司、行业协会及数百位影视艺人先后发出的《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及《倡议书》,毫不避讳地剑指各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要求其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并声明将对上述侵权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到了6月份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三家高管对短视频平台乃至短视频内容本身言辞激烈的抨击,不仅招来字节跳动高管的回怼,更是直接引爆了网络公众舆论。长短视频平台对立态度之强硬、立场之鲜明,终于将双方长期以来的“暗斗”彻底升级成了“明争”。
 
在相当一部分公众眼中,“爱优腾”们这次真的急了——残酷的现实,也容不得长视频平台们再优游岁月。短视频平台上肆意泛滥的涉影视作品侵权短视频,不仅吸走了本该属于长视频平台的用户注意力,更以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方式,挤压着长视频平台长期巨额投资构建起来的生存空间。而这些在平台口水战中隐没的关键信息,又在一份份财报数据中悄然浮出水面。
 
//
长视频平台: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

 

2016年9月20日,抖音App正式上线,给当时仍占据在线视频行业主流的长视频平台们敲响了警钟。抖音上线的这五年,也被视为短视频平台高速发展的五年。在这五年间,长视频平台不仅要面临短视频平台对用户使用时间的豪取攘夺,更需应对自身日渐繁重的经营压力。

表1:2015-2019年部分热门影视剧版权费用

播送热门影视剧是长视频平台当前吸引用户的最主要模式,而随着市场多年的畸形繁荣,影视剧版权采购费用也日渐高企(见表1)。统计2015-2019年热门影视剧版权价格,直线攀升的数字不由令人咋舌。2015年时热播的《花千骨》《芈月传》单集网络售价为130万元和500万元,仅一年后,2016年的《楚乔传》单集网络售价就飙升至860万元;2017年,长视频平台对于头部内容的单集版权投入平均达到781万元,当年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和《孤芳不自赏》的单集网络售价更是首次突破千万大关,分别来到了1050万元和1000万元;到了2018年,受到五部委和各大影视行业协会关于限制演员片酬的通知意见,以及中宣部等五部门关于治理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通知的影响,版权剧采购价增幅放缓,但《扶摇》《南方有乔木》的单集网络售价依然分别增至1200万元和1100万元,共87集、单集价格900万元的《如懿传》则一度创下国内电视剧版权总价记录;2019年,《幕后之王》《长安十二时辰》又将单集网络售价记录提高至了1350万元和1220万元。

版权采购费用的高涨,将长视频平台的经营成本也一次次推至新高度,而这是绝大多数短视频平台几乎不曾遇到的烦恼。根据公开财报,爱奇艺2016-2020年总运营成本分别约为140亿元、213亿元、271亿元、303亿元、279亿元。其中,主要支出项即为内容成本与带宽费用,例如2018财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约为211亿元,同比增长约67%,占总运营成本的77.8%;2019年财年,内容成本约为222亿元,同比增长约5%,占总运营成本的73.27%。经历2016-2018年的疯狂增长后,爱奇艺终于在近两年成功控制住了内容成本的涨势,但内容成本依然在爱奇艺的总运营成本中占据大头。

相比之下,腾讯视频的内容成本支出更为惊人。尽管腾讯财报中并没有单独披露腾讯视频的成本信息,但我们依然可以通过推算及其他信息进行推测。2017年,腾讯视频播出了230部影视剧。这一年,腾讯集团财报披露其内容成本为281.77亿元,刨去阅文集团(12.8亿元)和腾讯音乐当年的内容成本(约30亿元),可估算腾讯视频当年的内容成本约在230-240亿元之间。而在2019年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上,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CEO孙忠怀表示,腾讯视频2018年的内容成本约为280亿元,2019年的内容成本预算也不会低于200亿元。

面对居高不下的版权采购费用,越来越多的长视频平台正探索通过版权分摊、分销、置换及自制剧集与节目等方式控制内容成本,为国内视频内容生态的发展带来了一丝新鲜空气。然而,长视频平台种树,短视频平台乘凉。如今短视频平台上愈演愈烈的影视作品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现象,为几乎不曾付出版权成本的短视频平台带来了巨大流量与收入,却让作为影视版权合法权利人的长视频平台很是受伤。

图1:2016-2020年爱奇艺主要财务指标(单位:亿元)

2:2016-2020年腾讯视频、爱奇艺订阅会员数(单位:万)
 
成本增长迅猛的同时,长视频平台的创收能力却隐隐触到了天花板。2016-2020年,爱奇艺每年的总营收分别约为112亿元、174亿元、250亿元、290亿元、297亿元,年增幅分别约为113%、55%、52%、16%、2%。审视长视频平台今天的营收困境,背后的原因,还要追溯到长视频平台营收的两大支柱——会员订阅和在线广告上。
 
购买版权剧并设置会员独播,以吸引大量用户付费订阅,这是长视频平台近年来快速发展的主要引擎之一。但如今,随着一些短视频平台的疯狂“搬运”,长视频平台中曾被版权剧吸引而来的用户流量快速流失。2016-2020年,爱奇艺订阅会员数分别为3020万、5080万、8740万、1.07亿、1.017亿,会员服务收入分别为37.6亿元、65.4亿元、106亿元、144亿元、165亿元。同时期,腾讯视频的订阅会员数则分别约为2500万、5600万、8900万、1.06亿、1.23亿。

优酷近年来未公开其订阅会员的具体数量,不过,据第三方统计,2018年6月以来,优酷月活数整体呈现波动下降趋势:2020年3月,优酷视频App月活数约为4.34亿人,6月下降至3.81亿人,7月小幅回升至4.01亿人。长视频平台的在线广告服务营收也不容乐观。2016-2020年,爱奇艺的在线广告服务营收分别为56.5亿元、81.6亿元、93亿元、83亿元、68亿元。腾讯2020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也显示,其媒体广告收入下降了25%之多。
 
如今,各大长视频平台大多尚未实现盈利。特别是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崛起,长视频平台们多年来在内容成本上的高额付出,还未等到收获便被短视频平台以搭便车的方式非法窃夺。由此也不难理解“爱优腾芒”为何要主动亮剑,以讨回在法律和商业道德上都本应属于它们的流量与收益。

 图3:2020年国内部分互联网企业总营收对比(单位:亿元)

//
短视频平台:野蛮生长的五年
//


五年前,当网剧与手机游戏牢牢霸占网民的手机屏幕时,或许不会有人想到,短视频有朝一日竟能成为网民的娱乐首选;五年后,没有人再能对短视频的存在视而不见。根据极光(Aurora Mobile)发布的《2021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2021年第二季度,短视频行业用户时长占比为29.8%,与去年同期相比提升6.2%,超越了即时通讯、在线视频、手机游戏等,在全行业中继续保持排名第一。
 
抖音于2018年6月首次公布了自己的用户数据——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1.5亿,MAU(月活跃用户数量)超过3亿,此时距抖音App正式上线还不到两年时间。2018-2020年,抖音DAU相继突破2.5亿、4亿、6亿大关。在全球范围内,抖音海外版TikTok的下载量也已经突破20亿次;仅在2020年第一季度,TikTok下载量就达创记录的3.15亿次。短视频内容的火爆,带动着短视频平台发展出直播、电商等新业态,进一步将平台的吸金能力推向新高度。

2020 年,抖音电商全年GMV(商品交易总额)超过5000亿元,是2019年的三倍之多;到了今年,抖音电商定下了10000亿元的GMV目标。此外,抖音的广告收入也相当可观。2020年,字节跳动实现广告收入1831亿元,抖音贡献了其中的近60%。而在2019年,字节跳动的广告规摸便已超过腾讯,成为仅次于谷歌、Facebook的全球互联网第三极。2018-2020年,字节跳动分别实现营收500亿元、超1400亿元、2366亿元。

纵观2020年各互联网巨头的营收数据,字节跳动的营收相当于腾讯的一半,约等于百度和美团之和,也是直接竞争对手快手的四倍之多。当然,作为影视作品侵权短视频的重灾区之一,抖音所获得的巨大流量,也与其长期以来对侵权短视频的监管不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相比于哔哩哔哩(B站)等其他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作品二创视频的火爆,抖音视频作者对影视作品的侵权行为则更为简单粗暴,多采用“切条”“搬运”等形式,乃至带动部分用户群体养成了“抖音追剧”的习惯。举例来说,近期腾讯视频的热播剧《扫黑风暴》便被许多抖音视频作者疯狂搬运,有报道称,涉《扫黑风暴》的侵权合集包含几十条剪切视频,播放量普遍高达百万以上,个别合集播放量甚至已超过2000万。可以说,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爆红,与其对长视频平台的优秀影视剧资源的非法掠夺终究脱不开干系。
 
 图4:2017-2020年快手、爱奇艺总营收对比(单位:亿元)
  

5:2019-2020年哔哩哔哩各项业务收入(单位:亿元)
 
在抖音入局之前,快手还是短视频领域无可争议的王者。早在2016年7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知产财经立场)




文章未完,全文共7396字


查看全部文章内容,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浏览知产财经官网www.ipeconomy.cn




END



订阅我们,即可享受:

·《科技·知产财经》全年纸质刊,共六期;

· 全年12个月网站会员;

· 知产财经独家报道、深度策划等全部原创文章免费阅读;知产财经频道、知产财经系列分享会及线上研讨会视频全部免费观看。

在看给小编加鸡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