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一些也不算特别莫名其妙的想法4

久未更新这个系列了,又囤了一些“莫名其妙”,差不多可以出一期了。


1.有时,衰老是一层滤镜。很多时候,死亡也是。我们会美化一个年老的人或者一个已经去世的人,以此来显示我们的善良和深情。


2.街上很多核酸检测的小房子。它们四四方方,窗口上伸出一副胶皮手套,工作人员站在窗前,看着就像被上了一副镣铐。


3.物业群里每天都发一些某某人被诈骗几十万上百万的消息,提醒大家小心上当。可是,在这些广告里我只看到一个事实:我实在是太贫困了。


4.这几天看了一本有意思的书,费孝通先生的《生育制度》。书里写道,“世界各国的政府因为不同的目的时常采取奖励和限制人口的政策,但是效果时常是不太显著的”。想一想好像不对,咱们过去“限制”的时候效果也挺显著的;而现在算是“奖励”的时候吧,好像确实是这样。


5.有一次我跟笑笑一起数有哪些计时的单位,年、月日、时、分、秒、毫秒……数不上来的时候,我说,最大的计时单位应该就是“年”了。孩子立刻说,不对,是“世纪”。我甚至还反应了一下,才说,你说得对!是“世纪”!

“世纪”是个离人这个个体很远的计时单位,我们很容易忽略它。但是小孩子不会,他们没那么在乎,或者说还不懂得人生的长度——往往止于“年”这个单位了。


6.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唐山事件里,将近三点的深夜,双方桌上都有的酒和酒瓶,双方都有的暴脾气,怒而抡酒瓶的女孩,九个人里竟有三个会下死手打女人的烂人——它凑齐了很多小概率的情况。对这事儿,我也很愤怒;同时,我总觉得这里面哪怕少了一环,这个悲剧都可能避免。


7.小王这个小长假没有什么书面作业,我就让她做点数学题。她自然是不乐意,就刻意往乱里写,那种“哎呀既然你非让我写那我就写给你看”的乱。我呢,也不恼,就认真检查,哼,“你不是想让我不高兴吗,我偏不”。生活中有些时候,有的人就跟小孩儿一样。我们不能中计。


8.最近这天气,热得都没有天理了。


9.最近小王身边同龄人的优秀程度不断刷新我的认识,让我叹为观止。而我还在跟小王研究她那尚未画完的喵喵特工队漫画里的一个反派该叫个什么名字,我是不是有点儿失职呢?哎,失职也不是这几天的事儿,反正亡羊补牢也找不回来损失的羊了,那还是给那个好多辫子的妖精先想个名字哇。


10.在《生育制度》这本书的最后,费孝通先生真诚详尽地回顾了自己一生的学术历程。他写道,“我早年自己提出的学习要求是了解中国人是怎样生活的,了解的目的是在改善中国人的生活。为此我选择了社会学。”我想,正因为先生这样看起来“不切实际”的学习要求和此后一生的践行,才有了封面上那句“社会学泰斗费孝通”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