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ISV的想法,用友全都懂

不妨大胆猜想,若只留下三五个数字平台,只留下一个商业创新平台,独立软件开发商(ISV)会如何选择。“用友BIP 3是里程碑式产品。”王文京如此评价并非拉票,在BIP 3完成脱胎换骨的技术迭代后,生态伙伴的价值还将得以复制和激发。

此前,IDC以企业经济与社会影响力评估模型,对用友以商业创新平台为的业务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影响力进行评估。测算发现:预计到2030年,用友每产生1元收入,将带动生态合作伙伴获得6.3元收益。

用友BIP是怎样的平台

其实,不同于“IaaS+PaaS”的数字平台,用友BIP是平台之上的平台,是“PaaS+SaaS”模式的商业创新平台。独特且不可取代的生态卡位,使其距离应用更近,距离ISV等合作伙伴更近。


截至目前,用友BIP的ISV伙伴已有2032家,开发者生态人数超过108万;用友云市场商城YonStore上市BIP原生产品23款,入驻伙伴超过10000家,入驻产品超过16000款,云市场交易额同步增长220%。


挑战也是由此而来。

用友网络副总裁刘晟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借用此理念到生态领域,正如用友网络副总裁、全球生态合作部总经理刘晟所言,“平台型企业与一家伙伴建立良好的合作并不难,但这不叫生态,跟10000家伙伴都形成合作才叫生态。”

目前用友正在从产品型公司,向平台型公司进化,此过程虽不痛苦,但需要能力全面,且考虑周全——不仅要有技术、有产品、有平台,还要有边界、有体系、有规则。

或者说,用友要重新考虑研发、赋能、服务、市场、销售等每一个生态环节,并清晰梳理业务边界;推出覆盖伙伴成长全生命周期赋能体系,形成促进合作伙伴协作、解决方案落地的生态规则。

更有黏性的平台

好在谜底就在谜面上。

“用友BIP 3并非单纯技术架构,它是集工具、能力、资源服务为一体的融合服务群。”横看成岭侧成峰,用友网络副总裁邹达解释了,BIP 3中配套形成的用友开发者生态产品体系。

用友网络副总裁邹达

“用友开发者生态产品体系”的底层技术平台,包括YonBuilder低代码开发平台和YonLinker连接集成平台,这既降低了ISV等合作伙伴的软件开发门槛,也将帮助ISV开发出原生于BIP 3平台的产品。

“用友开发者生态产品体系”的中间层,是保持生态活力的YonBIP开发者社区;上层生态价值展现包括:YonMaster(体系化认证,助力建设开发者人才生态)、YonStore(输出标准化产品、行业解决方案等)、YonMaker(提供软件的生态定制服务)。

这正是用友ISV生态“扬升计划+”中隐含的一条纵贯线——“用友将协同伙伴形成‘共建、共营、共销’的生态模式,并以此增强技术黏性和业务黏性。”刘晟说出了用友生态2.0时期的核心思路。

也就是说,在此生态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中,用友将依靠YonBuilder低代码开发平台、YonLinker连接集成平台、YouBIP开发者社区、YonMaster开发者认证中心,增强BIP 3平台与ISV的技术黏性,依靠清晰业务边界、YonStore云市场商城增强业务黏性。最终目标显而易见——帮助ISV伙伴降低研发成本、营销成本、服务成本、人才培养成本,并打开销售通路。

生态边界清晰

再进一步聚焦ISV伙伴。

用友是典型的“PaaS+SaaS+生态”模式,虽与ICT服务商或云服务商的“IaaS+PaaS+生态”模式没有对位可比性,但也不妨拿来对比。后者的生态边界就如“五花肉”般,每层之间清晰分明,用友的生态边界则如城墙垛口般凹凸参差。

但懂边界才懂生态。作为一家生态企业,用友力求做到既清晰定义边界,又实现解决方案间无缝咬合。以此为方向,2022年,用友对SaaS层产品线进行重新梳理,而且是细分到行业的业务空间梳理。

举例说明,用友MES、APS系统均已相当成熟,但其并没有一刀切地将合作伙伴排除在外,在食品加工领域,用友与威偲科技合作,联合打造的食品加工行业数字化工厂联合解决方案,已帮助多家客户实现生产过程的自动排产,让食品安全更有保障;在高端制造领域,用友与黑湖智造合作,融合开发的黑湖MES让天津某阀门企业的实施部署时间大幅降低。


不仅如此。

更准确地描述,用友是在采用“BIP平台+行业应用+生态方案”模式。目前,用友BIP平台已覆盖财务、人力、供应链、采购、制造、营销、研发、项目、资产、协同等十大核心领域。

但上述十大领域并非用友的“自留地”,而是融合着伙伴解决方案的SaaS平台。举例说明,在智能财务领域,即融合了齐力科技的固定资产条码查询系统、华博云的内控管理系统;在敏捷供应链领域,也融合了诺捷WMS、TMS系统、荣之和的货物跟踪系统。

ISV是平台的脸面

更重要的是,用友内部已经形成生态共识,集中精力于BIP平台的持续研发,集中精力于核心领域的SaaS平台积累,这对ISV无疑是利好消息。

其实,任何生态体系中,ISV都是稀缺资源,任何底座之上,ISV也都是平台的脸面,但ISV又是一个相当不容易的群体——研发成本高,且应用场景窄;定制需求多,且市场变化快;方案属性强,且复制能力弱。

熵央信息就是率先突破上述瓶颈的新一代ISV。2021年10月,熵央信息与用友建立合作关系,双方仅用了6个月,熵央信息就基于用友YonBuilder平台原生研发推出医药GSP管理系统、制药GMP管理系统、医药连锁零售、医药数字化营销管理系统等。

以传统软件开发模式,熵央信息定型推出上述产品需2~3年,而且此时熵央信息的销售通路已经被同步打开,其多款产品入驻用友云市场商城YonStore,熵央信息与系统集成商、专业服务伙伴的业务联动也由此形成。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例如智慧园区领域的君思软件、东方恩拓;智慧三农领域的微猪科技、威偲科技。上述ISV均是站在BIP平台之上,降低了研发成本、营销成本、服务成本、人才培养成本,打开了销售通路。

这也正如刘晟最后所说:“数智化转型同步推动着技术、产品、平台变革,生态模式也将从市场资源互补的生态1.0,向深度技术聚合、营销聚合的生态2.0演进。而只有打造这‘聚合型生态’,用友才能聚合伙伴,共同为千行百业提供数智化服务。

推荐阅读

1

一起“犇放”的用友与软通动力,共创专业服务生态巨大价值

2

用友ISV云生态,不喜欢到此为止

3

安全不妨再“主动”一些

相关推荐